one million broken hearts

在非常寒冷的夜晚 伴隨著重感冒和無限閃退的神界二 我十九了
我十九歲又一天了
可我還是沒有學會如何去做一個成年人

泡兒啊 泡要來北京了……嗚嗚

“觸屏手機。”

當我

哭的時候

眼淚落到鍵盤上

於是它

替我寫詩

拘於言語。

我為什麼不能憑空消失

我受不了了 我現在就想回家去看豹哥 幾個月前q不帶指責意味的指責我“你或許真的沒有心” 可我確確實實的有 曾經我的愛恨都給了紙片人 現在又多了一個豹哥 這話我連我媽都不敢說給她聽 她保准會傷心 說我白眼兒狼 可我沒辦法 我的想念從來沒有如此鮮明過 初中住校的時候沒有 高中獨自在外地待了半年的時候也沒有 我看人說你的貓狗到這世上到你身邊就是來渡你的 我不知道怎麼是個渡 又是如何一個渡法兒 我只知道我愛他 我真愛他 看到他就會傻笑 看不到他就會落淚 他不好好吃東西我的心就會碎成一塊一塊的 他嬌聲嬌氣的叫一聲我的心就會軟成一攤泥 我的寶貝 你是來教我愛的嗎 你是來教我想念的嗎 我多希望每天在宿舍的床...

那麽 我會得到愛嗎?

“莲花儿山。”

才八点,天就黑透了。屋外面电灯都没有,黑漆漆的能看见星星。我跟z缩在床上相对玩手机。
“真冷啊。”
“真冷。”
“那我们来干点儿什么。”
“干点儿什么?”
然后我们开始做爱。
农家院的厚棉被真实在,实在的像亲妈给打的,暄呼呼的都是好棉花。z手冷脚冷,睡梦中往我怀里钻。歇了一夜一大早爬起来,苞米粥喝的人全身暖。
z开车,我坐在副驾剥生葵瓜子。葵花盘沉甸甸,比脸盘子还要大,一个只要十块钱。我把它搁在腿上,白生生的鲜瓜子又脆又甜,门牙嗑个口子,指头一碾就露出来。左手攥着皮儿右手攒着仁儿,一会儿就是一小搓。z跟着车载音乐含含糊糊的唱广岛之恋,真是难听。他闻馋了,笑嘻嘻的问我剥那么多干嘛。我把手举到他嘴边说你猜猜,猜...

“只有從未愛過的人才會寫情詩。”

因此我要寫一千句
一萬句
說遍這世上 所有花言巧語
用這 下賤的雙手
掐死一切溫柔的歌
你不會在一個 秋天的雨夜來臨
也不會 睡在春花掠盡的土壤
夜星冷漠的輝光
不會垂愛你
甜蜜浸毒的嘴唇
當太陽溶進紅色的河里
晚風吹動你的頭髮
我就是人間 唯一的盲眼人
到那時
金色的晨昏 也無法
在你輕賤的淚水中
折射出任何一枚光暈
於是我會為你寫下
一首 最壞的情詩
它裝在
蟾蜍晶瑩的卵粒 或小女孩
盛滿亮片的塑料盒子里
當你兩次
踏入同一條夜晚的河
你將會收到
我這惡毒的禮物
那是一個 再傲慢不過的 無罪的親吻
以及我輾作齏粉的
從未愛人的心

“光光大聲抱怨!”

我在上初中的時候 買書有兩種挑選方式 一種是目的明確的按照書名去找 這種情況下找到的書很大几率都擁有一個醜絕人寰的裝幀 醜到讓人恨不得馬上投身裝幀事業拯救此行業
另外一種就是看封皮買書了()好看的裝幀過於稀有 又有趣又好看的話更加令人想要擁有了 因此當時的我做過很多因為書籍裝幀好看 就不看內容也要盲買的事 但事實上 大多數時候這種行為給我帶來的都是驚喜
然而!
現在的書都是怎麽回事嘛……裝幀真是越來越好看了 可是內容都是些什麼幾把()已經到了令人看了忍不住大喊:就這東西也能出版?的地步 幸虧買之前打開翻了幾頁 不然就要在本年度十大後悔事件上再列一條了!
以前的買書法則行不通啦!光光大聲抱怨 太生氣了!...

“置頂。”

我=光光

這個是主博 現在大概只是用來發些日常垃圾話

人自從高中畢業就打遊戲去了!不寫jojo了!大概()

隔壁狒狒子博@東亞雞王

閒著沒事就來找我玩呀:p

“軟弱。”

這是軟弱嗎?哪怕知曉必然死亡的結果 也要哭著大聲喊出:“我一定要與他產生交集!” 這難道不是一種天大的勇氣嗎?……雖然有點不負責任。
然而我恰恰是僅僅見證過一次死亡就從小到大永遠把對小動物的喜愛停留在嘴邊了的那一個。直到冬天我接回豹哥。
豹哥來我家快要半年了 我看到他的時候心裡依然充滿了愚蠢的歡喜 可當我每次看到虐貓新聞 看到走失貓貓主人發的尋貓啟事 看到年邁寵物的去世 我也依舊會無數次想到豹哥……豹哥他有一天也會離開我
是的 我們都知道 他總有一天會死去 在二十幾年後、十幾年後甚至幾年後的某一天 他會因為疾病 因為自然衰老 甚至因為跑丟從此離我而去 僅僅半年裡 我做了無數次豹哥跑丟的夢 並且在夢裡...